Asian Pacific Art Institute of America

传东方艺术神韵,架东西文化虹桥

观家善兄新作寄语

 

人过中年,自然就开始怀旧了。一个断了音信近20年的老朋友穆家善就象天外来客一样,把越洋电话打到了我的手机上。一下子牵动了我怀旧的思绪,往事历历。是甜,是苦,是激昂,是沉重,或许什么都不是,只是岁月的印痕、生命的轨迹!

我和家善相识在南京黄瓜园(南京艺术学院)那时的工艺美术大楼还没有砌。美术系和工艺系的学生都在一个楼里上课,我学雕刻他学国画,由于那时招生人数少,加上我们都喜欢书法又都是学生会干部,自然我们两个多了在一起的机会。至今值得我们自豪的是1985年我们两人联合南工的翟维隆和省教院的沈治策划了在宁高校大学生书法展。南艺团委很支持,开了几次筹备会,有十几所高校参加。陈大羽老师给我们题写了展览标题,在宁书法家尉天池、章炳文、陈积厚、曹植桂、徐利民都给我们题了词。展览开幕的那天。南京高校来了好多师生观看,尉天池和陈大羽老师出席了开幕式。展览在南京好几个高校巡回展出,活动搞得很有声色。时光飞逝,大羽老师已离开了我们,当年的我们还是楞头小子。如今已是白发染鬓。

第二件使我和家善不能忘怀的是我们在扬州组织了一次国画邀请展。那是1987年我已毕业去了扬州职业大学任教。家善到扬州玩,谈到扬州美术界很沉闷。我们商量邀请南京和扬州的画家搞一个国画展。很快他就联系了南京的洪维勤、张友宪、周京新,我也联系了扬州的薛晓勤、戚耀春、刘尉明、陈克。扬州著名剧作家刘鹏春为展览写了前言。展览在扬州工人文化宫展出,很是轰动,扬州日报也作了报道。现在看来那个展览并不多精美。但初生牛犊的勇气也加深了我们的情谊。

家善作画属于写心一派,虽在传统的勾勒皴点染中浸淫多年,但自己作画,就忘乎所以了。所画非所视,而是其所思,是他的心迹!艺术精英的创作从来是不唯受众的接受为准绳的。唯其如此,才称之为精英艺术,家善兄当属此列。这是我十几年前对他艺术创作的评定,上个月他从美国将他十几幅近作发到我邮箱。呵呵,山还是那座山,墚还是那道墚,十几年的西洋茶饭也没有改变他的艺术理想,到是更近乎天籁和本真。技近乎道,遮几不惑,不惑之年,艺术也进入不惑,可贵可贺!记得同在黄瓜园时,一天晚上和家善一起去大羽老师家求教书法之道。大羽老师说:写字可择纸,不可择笔。随着艺事的磨练和实践,不断加深了对大羽老师这句话的理解。择笔者,关乎技而已,形而下者;择纸者,近乎道,形而上者。后者可为神品也!我想家善兄定有同感,铭刻座右。

 

2008822于从莫斯科返回上海的飞机上

 

Review Articles about APAIA and Mu Jias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