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ian Pacific Art Institute of America

传东方艺术神韵,架东西文化虹桥

意在深层 观穆家善画有感

肖海春

中国画经前阵子闹腾后复归于相对沉寂了。并非画画人日子难过搁了笔。有头脑的画家并不满意朝秦暮楚,中国画大概就得慢慢弄才会好。于是,远离时尚扎下去,或涉足山水间采撷烟云,或潜于斗室中毫濡墨,他们舍得为伊憔悴衣带渐宽,寻寻觅觅孜孜以求。大有咬定青山不放松,任尔东西南北风的决心,与现时朝本暮利的时风距离拉大了。中国画的精深之道全在静中参悟,能静方能神畅情怡,而后才能内窥自我,得到些许朝思暮想的东西。他们并不专注于中西文化交流中倒向迎合时尚的一边,而旨在拉大中西间的距离,他们藏龙卧虎与草巷陋舍之中。

穆家善在几年前与我有一面之交。在那闹腾得日子里他颇有勇气只身闯入大上海办个人画展他为沪人带来江苏清新洒脱的画风,着实让当时的人耳目一明。作品重线的表现,浑洒流畅,一番乡情,一曲清歌使人舒坦惬意。同时又让人觉得味稍稍淡了些,重外在形式而少内涵深沉。年少气盛风华毕露全在勇气和才智,确实不易。过不多久,小穆形迹隐匿,音信杳无了。一晃好几年,现今什么事都变得飞快,让人膛目结舌的事多得很,重实利讲效益,不少有才能的年轻人改弦换辙,参与其间,小穆大概也或远足异国已经腰缠万贯,也或加入重商行列衣锦还乡了。因为什么事对有才华的人都会发生的。前几日,友人陪小穆突然来舍,不期而至的小穆较以前老练沉稳了。一般的学生装,看不出发达的丝毫光景。他从布包里取出的是大叠的作品。一片浑穆深沉扑入眼睑,以前恃才使气的纵横气不见了。墨气很重的画面厚重朴茂,天地间墨气弥漫杳杳冥冥,与以前南京清新重意的画风更增添了雄强的力度,味更烈,厚朴扎实稳得住笔,寥寥数物简约凝重,境界却开阔苍茫。小穆的画进入新的层次,尤其在墨法上更注重厚度和笔的意趣,墨与水既破又合空空蒙蒙,似在大涤子山水清音间。意趣无尽杳冥幽远,非江南一隅能包涵容纳。小穆的语言符号更为鲜明,跨出了区域实难能可贵。不容分说,这是他思索轨迹和惨淡的笔墨生涯的缩影,非一日之功也。与小穆闲聊中也得知他曾去过海南和厦门,意在拓展,时不久,辄兴味索然,则返回石头城,那片热土使他灵气复萌。大地任人忙,小楼容我静,小穆如此选择,足见有为青年的自我把握。他们的成熟标志着当代中国画振兴是大有人在的。

萧海春:上海画院中国画师

(写于1993108日 穆家善画展,1986年《美术》)

 

 

Review Articles about APAIA and Mu Jias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