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ian Pacific Art Institute of America

传东方艺术神韵,架东西文化虹桥

 

  穆家善现象对中国艺术的启示 

      

梁永琳 (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 《人民日报》海外版文艺部主任)

 

用一个简单的结论便可以概括一个画家,那么这个画家必将会被历史简单地抹去。而在我眼里,穆家善并非一个简单的画家。穆家善现象对观众所习惯的非此即彼思维模式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因而要我在短短的篇幅中对他和他的艺术作评价,也就会踌躇再三,迟迟不敢落笔了。

我们审视中国现代及当代画家的作品,就会发现,有着西方绘画背景的中国画家如林风眠、吴冠中,在他们的中西结合中,我们依稀能见西方审美痕迹;而纯粹的中国背景画家如黄宾虹,则接续着中国绘画的香火,寻根溯源,清晰可辨。这是影响当代中国大陆画家的主流思想,或者称之为两大格局。随着改革开放的加深,审美多元化和思想的开放,率意的尝试,浮躁的心态弥漫,中国大陆出现了一种姑称之为新两局的趋势:一曰时尚化的趋势,一曰古典化的趋势。这两种趋势虽然不同,前者以眩人眼目的形式尝试吸引着媒体的发注;后者以惊人的技巧让人重温古典之美。但有一点是共同的,即创造能力的弱化,这让许多人为中国画的前途忧虑。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看到穆家善君的绘画作品,不由得心头一阵惊喜!这才是不逐时风,独立思考的画家!拿他的作品与中国历代的画家作品相较,会感到不同的样式,但内在的精神又与中国绘画一脉相承,仿佛有一条没有割断的脐带。追求不同,为不同而不同,那是时尚化和古典化选择的羊肠小道;而循着历代大师走过的路径攀登新高峰,这才是最重要的。无疑,家善君选择的是后者。

正因为此,初读他的画作,对我们这些解读者来说真的是一种挑战。品读他的画作《云树冥冥》、《清韵图》、《白云探瀑图》、《轻舟已过万重山》,若用南地北画厚重灵逸或雄劲与飘逸、静虚与空灵之美这样的评价来评论其画作是对的,但你隐隐会感到意犹未尽,一种形式之外、技巧之外的东西在吸引着你走进别样的精神世界,逍遥而自足,透着纯粹中国气派的深远的美。

而新作大峡谷系列之《翠染青山入画图》《风起云醉清泉流》《峡谷放秋图》《大峡谷之歌》以及《独入深山信步行》《行人无限秋风思》《观瀑亭》《清泉石上流》《山川无言瀑自流》《秋风萧瑟洪波起》虽然是紧随着中国历代画家走过的路径也即有延续性,但更为显豁的随着时代的变化而糅入当代性。气象磅礴,石涛曾有语磅礴睥睨乃翰墨家生平所养之气,此之谓也!

虽然许多文艺大家都说过,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但其中也含着一个悖论。事实已经证明,穆家善君的世界影响已经产生了。虽然是奇怪的现象,却又是不可否认的现象:越是在美国扎得深,却越能发现中国深远的美,这也许便是穆家善现象对中国艺术的启示。

 

200816日于北京

Review Articles about APAIA and Mu Jias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