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ian Pacific Art Institute of America

传东方艺术神韵,架东西文化虹桥

Text Box: Art Review

www.apartinstitute.org

 

执著的远行者

穆家善的艺术印象

王铜起( 江苏赣榆县前文化局长、文联主席)

 

任何一件优秀的艺术作品,无不倾注了创作者的心血和精神,无不是其艺术积淀、人生阅历和学识素养的结晶,无不经历了从游到归一个漫长而艰难的创作历程和人生历练。当我们直观穆家善先生艺术作品和其艺术历程的时候,同样能够清楚地体会到他深刻的艺术底蕴和浓厚的天然真趣,同样能够真切感受到他那颗赤热的艺术远行之心,而这也正是他执著于艺术探索并坚持人文关怀的必然结果。

穆家善1961年出生于赣榆县青口镇,受祖父书法翰墨的熏陶,自幼就对书画艺术产生了浓厚兴趣。1983年,以优异成绩考入南京艺术学院,并完成了中国画硕士研究生课程。先后担任南京高校艺术教研室主任,南京书画院研究员,南京市美术家协会理事等职。1995年,应马里兰美术学院邀请,赴美讲学并举办个人画展,后遂定居美国。

成名以后的穆家善,自号青口山人,寓寄他虽然远旅异邦,依然不忘桑梓故地的情怀。青口,宋代侨立于赣榆的青州府的口岸,一座文气氤氲的濒海千年古镇。历史上,古镇曾走出过不少的干国能臣和文坛大佬,也走进过文魁宏儒、宗师伟人。生长于斯的穆家善,受到了舆地文脉的熏陶,父祖砚墨的濡染,加之天纵睿智和后天勤苦,能够成就如今天,便是最自然不过的事情了。

我与家善先生相识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那时,他正在南京艺术学院求学。1990年,赣榆县举办中国赣榆首届徐福节,正在准备攻读中国画硕士研究生课程班的穆家善应邀与之。在徐福节主体活动以外,我们邀约了一批来自上海、徐州和鲁南地区的书画家,在黄海宾馆接待室内,举办了一次夹谷笔会(境内的夹谷山为春秋时孔子相鲁会齐侯的地方),参加笔会的书画家中,数穆家善年龄最小。初时,他腼腆谦躬,静心观摩;待到临案作画,顿现狂傲之气,运笔成风,恣意挥洒,一幅水墨画,片刻而就,赢得满场一阵掌声。猛然间,我的眼前跃现出了少年王勃傲才滕王阁的情景,便立即以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名句,请其临场写意。至今,他的这幅早期佳作,仍然悬挂在我女儿家的书房里。

1995年夏日,家善自金陵返乡省亲,告诉我说将应邀赴美,讲学考察,也许会较长时间的游学居留异国。我便约请了一批县内的书画名人,在小酒馆里为其饯别送行。席间,大家飞觞流盏,高谈阔论,更多的是对他负艺远行的祝福和期盼。这以后,他每年都要回国一次,或应中国教育部春晖计划邀请,到一些名牌大学讲学;或组织美国亚太艺术研究院艺术家们回国参加活动;或带领授业外籍学生到名山大川写生。每次他都要挤出时间回故乡省亲访旧。每次见到他,听其谈吐,观其作品,都觉得他在蜕进,在艺术之旅中远行。

穆家善认为中国画大有希望,作为一个优秀的中国画家,不仅要有出色的绘画方法和技巧,更重要的是要有学问,有思想,不能象画匠一样只停留在醉心于技巧的追求上。在他看来,中国画的艺术必须实现四化,方能有大作为和大影响。所谓四化,即他所说的新化、文化、人化和世绘化,他认为,中国画艺术在继承前贤和传统的基础上,应坚持将创新重点放在解放思想、更新观念上,作家和作品均要与时俱进,有时代气息,跟得上时代的审美要求。同时,中国画还要有丰富的文化哲学内涵,充满人文关怀和哲学智慧,这是中国画艺术必须夯牢的基石,也是中国画艺术底蕴和分量形成之所在。穆家善并不主张作者隐于作品之后的无我做法,而认可中国画是心灵化的艺术,要能够充分表现和张扬人的个性,要能够体现对自然宇宙的独特理解,要能深刻理解有我在中国画乃至社会发展中的重要作用,这是一个优秀画家必须具备的品质和气魄,也是衡量一个画家境界高低的尺度之一。在穆家善看来,艺术归根结底是全人类的艺术,只有尽可能地契合更多人的审美要求和审美习惯,艺术才会具有更顽强的生命力和永恒价值,所以他坚持美术作品要美学化、表现化,艺术语言要世界化,不能拘守于一隅而自安,必须走向世界。

诚如李可染大师所言,可贵者胆,所要者魂。也正是带着这种超前的艺术思想,穆家善始终致力于中国画的创新和实践,并取得了巨大的艺术成就,先后被誉为中国画的探索者革新者、中国新文人画代表画家、现代文人画先驱、学者型画家、金陵当代八骏之一、中国画坛奇笔。1995年,他应邀毅然赴美,积极进行艺术探索,传播和弘扬中国艺术文化,在美国主流社会引起反响,先后荣获世界华人著名画家、中国文化大使海外学院派代表画家等称号,而他也以其独特的艺术风貌和能为不同国家种族所喜爱、认同的国际绘画语汇傲立于当今国际画坛。(陈香梅)。美国当代著名艺术评论家、马里兰艺术学院教授简恩爱肯顿博士评论说:穆先生的中国画是我所见到的传统与现代结合的最好的作品,让我感受到来自遥远东方神秘而又清雅的绘画艺术。充满肌理探索的画面,敏感、丰沛、纯熟的绘画技巧,深刻、自由的艺术思想,强化了作品的深度和表现力,使我们在不知不觉之间便改变了中国画只是一堆青山绿水的观念

纵观穆家善的艺术实践,可以清晰地看出,他四十余年的艺术生涯始终是充满着创新和探索的历程,也是他从自由画家、职业画家到自觉传播中国艺术成为中国文化使者的一个过程。在探索中国画艺术和中国画与西方绘画艺术沟通融合的道路上,他实实在在是一位执著的远行人。

单就艺术实践而言,按照朱莉亚波迪佳格林斯坦博士的研究,穆家善的中国画作品风格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新文人画阶段(1985年以前),主要讲究哲思和悟性。在南京艺术学院学习时,穆家善深受这种风格的影响,并致力于实践。在这个阶段,由于他的聪敏好学和艺术才情,他很快成为新文人画派的代表画家之一。这期间,《望穿秋水》是他的代表作品之一。左庄伟教授认为作品描绘的是一古代女子凭栏斜倚,望尽天涯,无限幽思、焦虑、痴情地等待远方的夫君归来。而穆家善则解释说他并无意描绘男人或女人,作品真实表达的是人到中年对艺海无涯望穿秋水的一种感受。可以说,这个阶段他已经对以艺术充满了自觉的反思和探索。

第二个阶段是当代中国水墨画阶段(1985-1995年),主要以意境见长。这个阶段是穆家善超越传统文人画和新文人画形成自己风格的重要时期,也是他奠定自己在中国美术界地位的时期。但是,他并没有在此阶段停留,而是继续探索表现自己和冲破传统束缚的最好方式,开始了寻求西方艺术语言的征程。这个阶段的作品大多数收在《中国当代艺术家画库-穆家善专集》(北京中国画报出版社,1995年出版)中,代表作品有《林居图》、《高秋图》、《幽微之谷》、《达摩面壁》、《梦见南山》、《秋色赋》等。为艺术大师刘海粟先生作秘书多年的柯文辉先生在《穆家善的画》中说:他的画,墨韵纷披,山山水水,岚气浮动,墨块中偶尔托出松秀线条,虚实明暗,对位合理。有些树得风势而飞舞,有些树像一排刺猬在拿大顶,不斤斤于同中求异,只是作为砝码来调解画的重心,歪歪正正,各得其所。他画屋颇具拙味,鱼网般的屋顶,同样是网状的水纹,中锋偏锋并用。静中颤动着挽留青春的执著。山被人化,人被山化。人与山是母子,山与大地是母子,大地与宇宙星空为母子。静穆中流露出对光景的珍惜,也有倦了的小憩,更多的是自励。那些装饰味的云片,远峰为了添点画的层次,并不玄虚。

第三个阶段是中西合璧彩墨画阶段(1995年至今)。这个阶段充分表现出了他移居美国以后对西方绘画语言的研究和运用,他的作品在一定程度上受法国后期印象派的影响。这个阶段有两组代表作品。一组是中国邮政局印制发行的明信片上的八幅作品,苍劲的笔墨将微妙精致巧妙结合,揭示出艺术家丰富的内心世界,可谓笔简气壮,景少意长。第二组是2006年他率美国亚太艺术研究院去美国优胜美地、大峡谷和黄石公园写生时创作的一组作品。这些作品其笔锋的简洁明快,尽显中国传统笔墨的独到之处,伴之以对细节的描绘,画面的平衡掌握得令人称绝(艾美雷蒙德)。上海国画大师肖海春曾撰文说:穆家善的画厚重朴茂,天地间墨气弥漫,杳杳冥冥,寥寥数物简约凝重,境界却开阔苍茫。穆家善的画进入新的境界,尤其在墨法上更注重厚度和笔的意趣,墨与水既破又合,空空蒙蒙,似在大涤子山水清音间,意趣无尽杳冥幽远,非江南一隅山水能包涵容纳。

以上三个艺术阶段均充分体现了他对艺术的执著和创新,艺术界认为他的艺术是独特和个性化的,充分的表现了自我和反映出了他的世界观。他一直用积极的心态去探索追求艺术,以艺术感悟人生。(朱莉亚波迪佳格林斯坦)在艺术的天地中远行。他始终以一个东方哲学家的眼光看待世界,他笔下的艺术作品总是充满着诗人的情怀,哲学家的思考和美的再造,他的画已经冲破了常规意义上的符号组合和图像再现,而是留有很大的艺术想象空间,给人以无穷的审美想象和审美愉悦。

穆家善不仅是一位杰出的画家,还是一位活跃于国际画坛的大型画展组织者和重要学术主持人,完成了从一个画家、学者到中国文化使者的转变。1995年,穆家善应马里兰美术学院邀请赴美讲学举办个人画展。1998年在著名美籍华人陈香梅女士和中国大使馆的鼎力支持下,穆家善联合48位亚洲一流的画家、书法家、歌唱家、舞蹈家、作家和众多的艺术教授、文化学者共同创办了美国亚太艺术研究院,并担任首任院长至今。美国亚太艺术研究院的创立改变了中国艺术家在海外单打独斗的孤立局面,穆家善率领着亚洲杰出的艺术家以群体的实力冲击影响着西方艺坛。他先后主持了中国画探索(国际)学术研讨会、美国亚裔美术家作品展、华盛第一届中国古董与艺术节、中国文化艺术夏令营等活动。他还先后应邀为哈佛大学、耶鲁大学、 波斯顿大学、马里兰大学、维廉大学、马利兰美术学院等28所美国著名高校以及南京大学、西安美术学院、上海戏剧学院、南京艺术学院等50余所高校讲学。被美国政府三次授予联邦艺术教育家奖的穆家善曾获得美国二十世纪成就奖、杰出亚洲艺术家奖、华盛熊猫雕塑彩绘艺术设计大奖等十余项国际大奖。穆家善不仅以他作品的实力成功的打入美国主流社会,而且他教授不同族裔的学生遍布世界各地,已有500多人次获美国总统奖、国际和联邦绘画大奖,对中国书画艺术在海外的推广做出了巨大的贡献。穆家善说:出来的人,才能真正地体会到什么叫爱国。在这里,我们生活在多种文化的夹缝之中,那种承受与抗争,真是难以言状。无形之中宣扬中国、宣扬中国文化就比谈艺术更加重要。一种很强的民族责任感会促使你这么去做,你会感到自己的担子不轻。在潜心研习中国画艺术之外,花费大量心血弘扬中国画艺术和中国文化,这也充分体现了一个艺术家的使命和责任。可以说,在这条路上,穆家善已经走得很远,也走在了很多人的前面。

(摘自20078月《苍梧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