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ian Pacific Art Institute of America

传东方艺术神韵,架东西文化虹桥

Text Box: Art Review

www.apartinstitute.org

忘 形 得 意

评青年画家穆家善的现代文人画

 

左庄伟 (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著名艺术史论家、艺术批评家)

 

     有人认为中国现代艺术在八十年代末北京大展以后已经进了句号,我看不见得。如果说模仿西方的狂热暂时划了句号倒比较恰当,这个现实引起了一部分画家转入深层的思考;有些画家努力从现实的时代和心态出发,到中国古典艺术中寻求那些属于永恒的艺术精华,发扬光大,他们进取的目标不仅在于振兴中华传统艺术,而是要用中华艺术去影响世界,只有高扬独特的民族艺术,才拥有强大力量走向世界。新文人画的突起正是这种寻求中的探索成果,它体现一种民族的自尊和自信,就它的精神和表现,毫无疑问是属于中国整个现代艺术的一个组成部分。

     有人说新文人画这个名称是理论家们为了表述见解而创造出来的,它是与传统旧文人画相对的名称。我觉得用新与旧来品评艺术品总感到有点不尽然,是不是用古典文人画或现代文人画一词更恰当些呢?无论古代还是现代文人画的精髓是同一的:即注重画家自我内在精神的表现,往往借景物以抒发自己的情感;远离社会功利,如东坡居士所云:画画不求售、聊以自娱;在表现形式上具有极大的随意性、逸笔草草、不求形似、以聊写胸中的逸气、善用水墨自由挥洒,借以自泄、自娱、自慰,它直接间接蕴含一个时代的精神和画家个人的心态、气质。文人画的哲学思想更多的是受佛道两家影响,尤其是禅宗的感召甚大。他们的作品艺术效果多为得意忘形之作。画家都是文人,画中充满文气,亦即书卷气,一般人难以赏识,正如欧阳修所云:志形得意知者寡,从某种意义上说古典文人画是一种画家自我的艺术、顽艺术,古典文人画大师可追溯到苏东坡、梁楷、倪云林、徐渭、石涛、八大、扬州八怪诸大师。

     当代一批有思想的画家,总想从这一丰富的艺术宝库中寻求具有现实意义的精华加以继承和高扬、为现代社会、现代人服务。我认识的青年画家穆家善就是这个大潮流中的一个逐浪者。

     我初识家善时,他长发遮面、秀气的面孔上架一副宽宽眼镜,身着中山上装、牛仔裤,这付样子颇使我留意,我竭力想从他的形象上发现点什么。我对他说很想看看他的画,不久他来我九平方米的书斋专为我开了画展,我注意到他敏捷的思想、深层的思考,尤其那笔墨交挥、挥洒自如的水墨画里面潜藏着我感兴趣的东西,所闻所见更加深了我对他那身中山装、牛仔裤打扮的印象。

     记得我们初次相见时,他就坦诚地告诉我:大家都在追求一些东西,往前跑,而我竭力在往后退、退到自己,去寻找自己、触摸自己、表现自己对自然、社会和人生的思想情感。

     是的,当今时代的艺术家在觉醒,在寻找失去的自我,这是一个潮流,要真正找到自我并非易事,因此不少画家显得茫然。在寻找自我的潮流中存在两种不同的诱导外因:有的从西方思想中得到启迪;有的存在民族文化中找到先师。这并不表明向前进或向后退,它不仅是时间而是充满整个时空的时代思想特征。这既是西方现代绘画的基本特征,也是中国绘画主流的文人画的根本特征,在这一点上无论前进者还是后退者都是共同一致的。所以家善的退实质上与西方文化冲击诱发的新潮美术相对的一层人的反思与追求,这层人就是当今活跃大江南北画坛的现代文人画诸君。

     现代文人画家们心中都装有自己崇敬的古典文人画大师、有的尊青藤、有的崇八大、八怪,而穆家善的胸中装有三位大师:林凤眠的现代意识、刘海粟的气度、李可染的水墨语言,他不与同辈争高低。他把无酒学佛有酒学仙,左壁观史右壁观图,作为座佑铭,可见他的理想。这位不中不西,亦古亦今的现代年轻人对艺术有自己的执着追求,尽管他的画目前还跟不上他的思想,但有这思想和没有这思想是大不相同的,未来是属于有思想和抱负的一代人,而立之年的穆家善悟到了这一点,这就立之有本了。

     家善立足于现代、用现代人的理性、情感和审美观念去审视自然和人生,但他选择的是古典艺术语言,这使他的画蒙上了一层古典意趣的面纱,但是如果透过这层容易迷惑人的面纱就会发现它的现代内涵,就如他学生时代作的《望穿秋水》,画中一位古代女子倚栏远眺,对着茫茫无垠的秋水,凝神静思。这种恍惚、对前途渺茫,潜在着内心的不安、忧虑,这不正是当代人的普遍心态吗?如果单单就画面形象而论、画中人的情绪也颇具感染力,着实能引起观赏者的情感共鸣。依我看,画家选择什么样的题材和艺术语言无关紧要,重要的是立意。但是现实中人们往往以貌取人,有时就会陷入张冠李戴的境地,听说家善的水墨画就曾被划入新保守主义,这正是以貌取人的必然。

     画家的自我是艺术品的灵魂。如果艺术品中没有艺术家自己,就不可能有真正意义的艺术、更不可能有鲜明的艺术风格;这种自我是溶入客体中的一部分,这种自我的表现,是宏观自然与人生的钥匙;自我的实在涵义是主体对客体的感受反映,也就是说艺术家用自己的眼光看世界、用自己头脑思考所看到的世界,然后再用自己独特而熟练的艺术语言去表现慧眼所见、心灵所思的那个世界,这个世界是艺术家创造的,只属于这一个的艺术世界。这是杰出艺术家的共同艺术道路。家善所要寻找、触摸的正是这一种自我。

     家善作画重感觉,把自己投入客体中去寻找、把握内闪耀的瞬间,从他的随意之作《访友图》中可以看出他敏锐的感觉,把访友不见友的瞬间感觉升华到一个苦涩悲怆的境界,这正是他的自我深层情感的写照。他不想用现代形象和艺术语言来直抒、而选择了古典语言和形象来表现,旨在引起人们共鸣与深思,如板桥所言:爱看古庙破苔痕、贯写荒涯乱树根。画到精神飘没处,更无真像有真魂。

     一个画家的思想感情、艺术追求,根植于画家个人生活历程积淀、家善虽刚历经三十个春秋,可他做过工人、当过兵、又在艺术学院深造五载,现在南京交通高等专科学校艺术教研室,人生的酸甜苦辣都略有所尝,是一个比较完全的知识分子,这正是他走上这条现代文人画之路的必然,可以说他初步触摸到了自我,要通过艺术真正地表现自己那还要付出毕生的奋斗。他已经登上了高楼、正望尽天涯路。

1990年写于南京 节选1996年于中国《美术》杂志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