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ian Pacific Art Institute of America

传东方艺术神韵,架东西文化虹桥

Text Box: Art Review

www.apartinstitute.org

 

轰动美国画坛的中国画家

原载于1997131日《中国海洋报》

 

当中国人刚踏进久盼的1997年,远在美国马里兰州巴尔的摩市旅居仅一年的中国画家穆家善就收到了一份特殊的礼物。他被美国传记研究会董事会授予二十世纪成就奖,并被誉为最受尊敬人物,其艺术职业成就和社会贡献已被载入永久史册《国际最有影响力500人》传记辞书。穆家善是近年来华裔艺术家唯一获此殊荣者。

19958月,被誉为金陵八家之一的穆家善,应美国马里兰艺术学院邀请,去美国讲学、交流、办画展。短短一年时间,他就举办了4次个人画展。以其作品独特的个人风格、强烈的东方特色、清新幽微的艺术语言,赢得了美国艺术家、收藏家及海外华侨的高度赞赏。

穆先生的中国画是我所见到的中西合璧、传统与现代结合最好的作品。华盛顿中华书画家协会主席毛戎先生看完画展后激动地说。

穆家善赴美后,在讲学和办画展之余,还遍访华盛顿、费城、维吉尼亚、新泽西及巴尔的摩的美术馆、画廊、艺术院校,看了许多画展。在毕加索、马蒂斯、高更、莫奈、梵高、雷诺阿、德加、伦勃朗等大师的原作与美国波普主义绘画的代表作品和后现代绘画面前,流连忘返,沐浴其中,感受到其强大的艺术冲击力。家善说:在国内只想多画出好作品,出国后相比之下,更清楚地看到中国画的长处与不足,我的展画是在传统基础上开拓世界语汇的一个探索足迹。

美国画坛高雅艺术与垃圾艺术共生共存。虽说世界一流艺术家大多云集美国,但一大批颇有才华的艺术家被画商所左右。相比之下,穆家善更关注的是世界,他的画多是对自然、宇宙的探索。他甚至试图摆脱前人胸有成竹的作画方法,训练自己胸无成竹。作画前让自我安静下来,忘掉前贤,忘掉自己,然后拿起画家,像初生婴儿一步一步爬行,走出一个全新的境界来。于是,便有了《华盛顿之秋》、《巴尔的摩黄昏的落日》、《费城印象》等一批作品问世。华盛顿的一位艺术评论家惊呼:穆家善先生正在打破水墨画与油画的界限!《太阳报》一位资深记者则如此评价说:这是我所见到的最为成功的作品,因为它在融汇中西画上的探索无人可与相比。

这批作品中的6幅,在199611月,发表在香港《文汇报》上。立刻便在港澳等地的国画界引起强烈反响。三年前,家善曾在香港举办过画展,今天,穆家善再次名震一时。

穆家善,1961年生于江苏赣榆县。也许是大海的神韵熏陶了他,自小他就喜欢拿起笔来画大海,画山川、树木。1980年冬,家善入伍在南京某炮团,由于他喜欢绘画,连队的人几乎让他画遍了。1981年,他的一幅《心灵》国画发表在南京军区《人民前线报》上,并获得了全军书画大赛优秀奖。

复员后半年,即1983年,家善以专业第一名的成绩,考取南京艺术学院国画系,师从中国画大师齐白石弟子陈大羽教授,后又就读该院研究生班。

1985年,家善厌倦了枯燥、呆板的室内人物写生画课程,萌生了要走出校园的念头。我要画最雄壮的男人与最柔美的女人。他在心里对自己说:那才是生活中的至真至美啊!

于是,他背起行囊,去了陕北。当一面宽阔的黄土坡展现在他眼前时,他震憾了,激动地伏下来,以脸贴地,平生第一次如此深切地感受到黄河文明发源地泥土的芳香。他突然有了一种灵通开悟之感,深刻地领悟到了自然宇宙之浩瀚伟大,中华5000年文明之源远流长。

在康巴藏区半个月的野外写生,家善终于为自己找到了一种可以让他终生受益的绘画元素。无边草原的雄奇、悲壮,藏族人粗犷豪放的性格特征,在他内心深入,引发起长久的冲击和震荡。他突然明白了,他该如何在画笔中溶进草原的雄性与豪情。这正是一向缜密、只是着力于青山绿水的国画中最为缺乏的品格与质地。他感觉自己已找到了最好的切入点。

对历史、对现实人生,对中国的传统文化,他拥有了一种深刻的体悟和领会,他的画笔从此拥有了一般国画家所欠缺的雄性气质,他才得以在艺术的道路上,昂首挺进。

那段时期,《高原记忆》《草原暮归图》《黄土地正午的云》等一批气势不凡的作品先后面世,在画界立刻引起了强烈反响。那气势浑厚沉雄、构图朴拙简约的绘画风格,令诸多同行叹服不已。1988年,他以一幅随意之作《小放牛》参加日本国际水墨画邀请展,竟成为大展中获奖的唯一一名中国画家。

写生、作画之余,穆家善也办了几次画展。1986年在上海,1988年在南京,1989年在北京中国美术馆举办个人画展。艺术大师李可染、吴冠中等亲临观看,并予以高度评价。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香港《文物博览》杂志、日本《朝日新闻》等国内外传媒相继报道了他的绘画及创作活动。1990年,他更被香港《文物博览》杂志评选为中国十大中青年画家。又被提名为世界著名书画家载入英国剑桥《世界知识分子名人录》皇家版本。

此时的穆家善没有因巨大的成功而陶醉,而是跨入了创作中的一个崭新的阶段:回归内心的自省阶段。他开始精研前辈大师的作品,择其长处而师。古代文人画大师中,他特别推崇八大山人的孤冷、石涛的幽深入微、徐清藤的忘我投入,近代则偏爱林凤眠的现代意识、李可染的浑厚与创新、刘海粟的洒脱气度与乐天精神。从大师们的世界里走出来之后,他又开始读书,读得很杂,包括深奥难懂的佛学著作、明清笔记、各朝野史,在知识的海洋中寻求对绘画的感悟。

家善正是出于对达摩面壁佛的感悟,才去了美国。在国内时,是面向世界感悟中国画,现在是面向国内感悟中国画。将中国画与西洋画的精粹合二为一,为中国画注入新的血液,使其得以升华。无疑他的画中流淌的依旧是炎黄子孙的血液。所以,每当中国驻美大使馆李道豫邀请他去大使馆时,他都有一种孩子般的激动和振奋。

我要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