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ian Pacific Art Institute of America

传东方艺术神韵,架东西文化虹桥

Text Box: Art Review

www.apartinstitute.org

穆家善的画

柯文辉

 

青口山人穆家善,江苏赣榆县人。那是捻军领袖任化邦殉难之地,多彩的英雄传闻,培植了家善的好奇心与幻想。在91年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研究生班之前,承蒙生活的垂青与塑造,当过工人、军人,大学教师,较早地懂得锅是铁铸的,经验过人世小风涛,对他的成长很有帮助,和专门在书斋里泡大的青年画家们有所不同。

作为新文人画重要发祥地之一的南京,青年艺徒很难摆脱这股劲风的熏陶。家善也参与多年,推波助澜,不遗余力。近四年来,他忽然发现自己不是新文人,更非之乎者也的老文人。以往所追求的,有巧薄轻脆的一面,实为非文人画。于是进而求厚重灵逸相结合的境界。就总体风格而言,他是金陵画派这支乐队中的一支胡笳,秀中求壮,但画目清晰,不会为协奏者齐奏者所淹没,这已是难能可贵了。

家善能直面人生,在适应大潮的同时,苦苦保存热情单纯的个性。他表里如一,不以清高自居,对待名利,不似八大那么冷漠,也不象逐潮专业户那么热衷,抱着不拒绝不刻意去找的随缘态度,心理负担不重。得到比起大名人算不上名人,比无名者出名得多的卡字式处境。不上不下,亦上亦下。对于作画既有加重自尊的严肃一面,又不致于求美失美陷入形式主义泥潭的另一面。他的画墨韵纷披,山山水水,岚气浮动,墨块中偶偶托出松秀残条,虚实明暗,对位合理。有些树得风势而飞舞;有些树象一排刺猬在拿大顶,不斤斤于同中求异,只是作为砝码来调节画的重心,歪歪正正,各得其所。如果后一类树在笔法上变化更多,为梅清大师写黄山天海,几乎把小树画成跳动的音符,节奏十分明快,造型多变,用笔又无一相似,家善将会更上一层楼,而享受因异成异的大欢喜。

他画屋颇具拙味,鱼网般的屋顶,同样是网状的水纹,中锋偏锋并用。他画屋颇具拙味,鱼网般的屋顶,同样是网状的水纹,中锋偏锋并用。大地与宇宙星空为母子。静穆中流露出对光景的珍惜,也有了倦了的小憩,更多的是自励。那些装饰味的云片、远峰为了添点画的层次,并不玄虚。

家善的上乘之作,图中自有一股旋动的微风。随着年龄、阅历、游学、书本知识的丰富,线条更老辣一些,石涛上人提出的动之以旋是可以攀登的。

我希望他多多写生,沉下心与大自然交谈,借河岳灵气,洗自己画魂。希望在前,在精神细作中会孕育更新的心之画。具备强烈的泥香、墨香,离新文人画家群更远,同时腾出手来扶持画坛上的弟弟妹妹们!

画靠文字帮腔是哑巴画。我的废话虽是为了减少家善的废画。没有废画就没有好画,废话则永远无用,写到这里,赧然收笔。

(柯文辉: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艺术大师刘海粟秘书。)

原载于《江苏美术》 19957月二版 1996年《美术》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