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ian Pacific Art Institute of America

传东方艺术神韵,架东西文化虹桥

水拍金陵岸,墨染费城云-穆家善书画展观后

舟(美国费城著名画家)

编者按:应费城彭氏画廊邀请,著名画家《穆家善中国画邀请展》三月三日开幕式,美东地区的美术馆、艺术院校的教授、学者、收藏家、新闻界等六百多人参加,当天穆先生九幅精品被各界竞购收藏、四月费城华光文艺中心特邀再次举办个展,收藏件数大增。在该地区引起巨大反响。也许是费城艺术收藏界对穆家善的作品情有独衷,五月二日著名的汶迪布什画廊破例特邀穆家善先生在费城举办第三次个人画展,由于众多专业画廊的推波助澜,在费城兴起一股[穆家善热]。彭氏画廊连夜与穆先生签约,五月十七日将在该画廊再次推出穆家善画展。短短三个月,他的作品在同一城市被四次隆重推出,艺术界的推崇、收藏界的偏爱,可以想象穆家善先生的辉煌未来。这里选择《美国艺术消息报》刊载的费城水彩画大师江拓舟先生的文章,以食读者。

能把美国亚太艺术研究院的穆家善院长,从千里之外的巴尔得摩请来,是初创的光华文艺中心的荣幸!看了他将展出的首批作品,更是令人我惊讶万分!不得不连夜写下这篇文字。直至黎明,我仿佛依然能够听到金陵山下,莫愁湖畔,他那饱满的大笔掀起的波涛;仿佛依然能够看见威廉像下,德瓦河畔,他那浑厚的墨迹搅动的云端。毫无疑问,这个画展,对费城的博物馆、收藏界和观众们将留下深刻的印象。其中的有些余味。可能要到二十一世纪才能品尝清晰。我深深地被他那题为《烟村人家画》横幅所感动了。微风吹拂着一组变幻有致的树林,苇草似乎在随风歌唱,一架小桥,跨过潺潺地小溪,蜿入炊烟袅袅的村庄。。。。。。多么恬静而又生动的画面呀!这画面,使人想起了著名的描绘田园的宋词: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从前景的树木,可以看出家善在继承传统方面的坚实功底;从开阔的远景,可以发现家善在探索未来方面的高瞻远瞩。没有功底的画,容易让人看了摇头,没有探索的画,容易让人感到窒息。家善是在这两股线上都成功了的水墨大师。难怪他十年前,就受到吴作人、李可染、吴冠中、沈柔坚等著名大师的高度赞扬和评价!

再看这幅《遥远的记忆》,画家在画面上方不无感慨地题道:岁月流逝,光阴如梭。儿时的记忆,时常浮现。人生是何才有意义?他是江苏赣榆人,七岁习画,后来为了拜师,要乘一天天的汽车,远赴徐州,苏北的山,也许并不高,但是在年幼人的眼里,就是这样的峻峭挺拔。他从石涛的画论和技法中受到很大的影响,又以他颇具装饰风格的线条中,提炼出一整套表现山峦,树木,云层,水纹的笔法。因而,愈见简洁,愈呈生动。令我这生于南京,曾居徐州的人,也不禁感到了乡情的冲击。

南京学艺,对家善有重大意义,他在陈大羽师叔的门下,从绘画理论到水墨技法都有了巨大的收获。在这次展出的《和风之对话图》和《蕉阴人家图》中,他对古人画论的长篇题跋,就可看出他在这两方面下的苦功。他也借此抒发他的革新之意:传统中国画,使金银之材料,呈富贵之气。余画作用银粉求雅。呈幽微之境,唤忆起视觉的思想,产生画外的空间。这种精益求精,不断进取的精神,使他在国内外的多次重要比赛和学术活动中,受到广泛地重视,并荣获了美国二十世纪成就奖等重要成就。

从《银树秋水思年华》到《秋声》,我们可以看的家善走过的艺术道路。他在东方的哲学和文化中接收了广博的营养,又从西方的现代艺术构成中接收了有益的形式,逐步形成了家善风貌或家善画法:厚实苍茫,含微妙至,气与力的并重,画与文的共存,使他的作品精深耐看,余味无穷,予观众一种浓重的视觉享受。因此,使他的作品,被本杰明.卡登等参议员、格兰丹宁州长、美国国会议员芭芭拉.赫福曼女士等重要人士和各艺术、学院机构争相收藏。可以想见,在即将到来的二十一世纪中,他还会有更大的成就!

晓风金陵岸草平,落霞明,水无情。民国年初的书法家桂南屏,在为曾子吾题为六一词中将欧阳原句中的晚字,改成了晓字,引起了我的无限兴趣。五年前,我收藏后,时常挂出来,品味其中的奥妙。家善的水墨,或题为[犹报琵琶半遮面],或题为[涛声],也是非常耐人寻味的。反复端详,岩峰间似乎有一位长发少女;河滩上仿佛有无数浪迹斑斑。我欣喜的看到,他最近的一批泼墨,从形式上又迈出了可喜的一步!用笔更潇洒,立意更为巧妙了!我认为,这是被誉为江南才子,新金陵八家的家善,对新文人画的深入探索。这是一批卓有远见的志士仁人,在为中国传统的书画艺术开辟新的境界。就像许多人至今尚不知道,桂玷大师为什么在几十年前,要将晚改成晓字那样,也有人跟不上家善的步伐;同样,也有人,从他那雄壮的墨迹中,听到了那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的涛声!不论是披着清晨的朝霞,还是戴着傍晚的彩云;不论是莫愁湖,还是德瓦河,都激动着他那如櫞的大笔,拍荡着金陵画派的未来!不论是怀着艺术的激情,还是拿着学术的尺度,都应该欢迎家善的辛勤努力,以他那浓重的墨色,晕染费城艺坛的远景!

一九九九年四月十六日于费城费拉德菲亚华光文艺中心

原载于《华盛顿新闻》报 19995

 

 

 

 

Review Articles about APAIA and Mu Jias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