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ian Pacific Art Institute of America

传东方艺术神韵,架东西文化虹桥

名列金陵八俊的画坛骄子

近访穆家善

漆园

57,中国当代艺术家画库《穆家善画集》在华联酒家举办首发式时,前来祝贺的市有关领导和地方名流不下数十人。当地新闻传媒也表示了异乎寻常的热情。所以,首发式搞得非常成功。这完全可以理解,因为穆家善毕竟是土生土长的连云港人。

家善是赣榆县青口人,出生于60年代初。他到南京艺术学院攻读中国画研究生班时,曾回过家乡办画展,我也曾见过他,只是交往太少,对他的个人情况和画艺不太了解。这次他到连云港来搞个人画集首发式,住在华联大酒店,我因帮他筹备这次活动,其间接触频繁,于是便对他的为人和画风有了初步的认识。

家善学的是国画,人物与山水兼能。他画山水,以清代石涛和尚的技法筑基,又杂取诸家,自出机抒,形成个人风貌。细读他的画,气势厚重博大,幽微精深;笔墨放纵繁密又细秀妥贴;色彩斑斓而不驳杂;丘壑极尽变化,又充满生意;气韵空灵清润,满纸灵气;意境高古清丽,充满抒情意味,且独具装饰性。他的人物取法于明人陈老莲,又掺入自家意象,线条简约放纵,造型生动传神,敷彩清淡明快,十分耐看。如果硬要用一句话来概括家善的画风,那便是他的画是现代的新文人画,与浑厚中见灵秀,简约中显精深,富丽中含淡雅,含蓄中寓性灵,颇具个人风貌。我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家善的画已进入成熟期,正以其深厚的功力崛起于当今中国画坛,并显示出一种名家风范。这正如日本美术界评价他的画风时所说的那样:运用现代表现手法和技法之优秀,预示着穆君将来之中国画坛肩负着崛起之重任。

这时有实绩可以佐证的。从八十年代起,穆家善的画先后参加中日水墨画作品展、国际水墨画邀请赛、中国新文人画展等大型展览;《小放牛》获日本国际画邀请赛友好奖,《小桥流水》获全国青年书画精英赛创作奖,《梦见南山》获中国画大展学术入选奖。从1986年起,画家曾先后在上海、南京、香港和北京中国美术馆等第五次举办个人画展。有相当一部分作品被美、法、英、德、日、新加坡等国的美术馆、艺术学院和收藏家收藏。更令人惊叹的是,1993年,画家独自南下广州参加中国艺术博览会,以五千元高价租下大会特设的展位,用以展示自己的精品,短短几天,售出20多幅,且价格坚挺,因而受到岭南派花鸟大师关山月的青睐,继而受到香港书画协会主席林原波先生垂青,专邀其加入香港一家专业画廊。新闻传媒对穆家善的关注更是超出一般,诸家大型报刊纷纷报道,如《人民日报》、《中国文化报》、香港《星岛日报》、《东方书画》杂志均辟专栏予以评介。《今日中国》则以六种文字向海内外读者介绍家善和他的画,致使家善的画名声大噪,一时有洛阳纸贵之感。

如今,家善凭借其实力已在名家林立的南京画坛脱颍而出,成为新金陵八家之一,与江苏国画院院长、画坛名宿赵绪成及中青年画家朱道平、潘高鹏等同诸共美,成为领导新文人画潮流的代表性画家,并载入《中国艺术收藏年鉴》、《中国新闻人物辞书》、《中国书画名家集》。称刚过而立之年的南京美协理事、南京书画院特聘画师、大学美术教师穆家善是一位著名青年画家,那时完全名至实归的。

家善的为人也是很有个性的。他来自海隅僻县,尽管受过高等教育,但仍然保持着原来那种淳朴、诚恳、踏实、谦逊的性格。不过,和所有具有现代意识和较高文化素养的青年艺术家一样,家善也渴望抓住各种机遇,从而尽早走上成功之路。这就逼使家善的性格中又多了一份机敏、练达、迅捷的成分。看他为人作画,一张又一张,不舍昼夜,不分尊卑,每作必工,既不会推诿又不会偷懒。看他对待过去的恩师,那份尊敬和感戴让人怦然心动。看他对待朋友,是那样实在,总想通过各种方式回报所有曾给与他帮助的人,而一个都不肯拉下。看他做事,是那样干净利索,豁达爽快,雷厉风行,注重实效。然而他至今却没有改变那种易于轻信、见事粗疏的毛病。这样,他往往免不了会被那种市侩小人利用,甚至上当受骗。不过,他却有一种少有的大度和宽容,易于谅解别人,甚至刻意追求一种道德的完美,而不惮于人皆负我我绝不负人。正因为家善有君子雅量,所以他的朋友很多,而且也很受人敬重。我完全可以这样说,家善作为一个艺术家,他的为人是传统的,他的画风又是现代的。这就使得家善在做人方面值得别人信赖,在作画方面也同样值得别人推重,这就够了。画品即人品。如果假以时日,家善是可能成为画坛一代名流的。

家善的夫人如今正在美国攻读博士学位,不久他也将远赴重洋到美利坚去求学深造,传播中国画艺。凡是连云港出去,几乎没有甘落人后的,而且绝大多数会出人头地。家善已经有了一个坚实的人生基础,学术有成,画艺有成,做人有成,将来一定会有大造化,我坚信这一点。

原载于1995513《连云港日报》第二版

 

Review Articles about APAIA and Mu Jiashan